薯片屑儿

写着玩儿,玩了再写。溜了溜了

【六十八色之里昂/安乔】丝绸之都(1)

*典型拖所有dalao后腿系列,发文我肾虚
*存稿飞走啦!8点起床的时候世界向我挥了挥手
*全篇强行点题 ooc是我
*大概要n发完
*借(wan)梗忘爱症候群

1.
安文逸是一个旅行画手,总是用一支铅笔来描绘这个世界,深信着黑白灰才是艺术的真谛。然而当他坐在夜晚的罗纳河畔,身边坐着乔一帆的时候,他觉得他错了。

他从未这样想要拿起在家里尘封已久的油画颜料,在油画布上将爱人和夜晚绘下。他大概是与梵高起了些共鸣的,梵高在第二次精神失常后在圣雷米疗养院画下这幅饱含着画家情感更包含了世界的作品。法国的空气很好,星空上点点明星被梵高聚拢成几块,恒星和行星旋转着,碰撞着,像是诉说什么无法倾诉的东西。

安文逸更喜欢的是星空下极具特色的欧式建筑中的灯火。已经是深夜了,罗纳河畔变得寂静极了,却也有那么几家人家的灯的影子被罗纳河拉的长长的,在暗色的主调中抹上明亮的灯火,似乎是梵高已经濒临崩溃的精神中唯一的一些寄托。

2.
安文逸的画作中诉说着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乔一帆与安文逸的故事。

那是安文逸初次来到里昂,准备四处在这罗纳河畔的法国第三大城市晃悠,出宾馆的门就是各种文艺复兴式的建筑,与开发的很好的巴黎不太相同,里昂更给人以历史感与亲切感,似乎是一见如故了。拿起脖子上挂的相机准备照下在里昂并不少见的那些建筑,从目视镜看过去已经来不及躲避一个埋头苦玩的黑发少年的撞击。

随着老套的摔倒后安文逸大概打量了一下这个少年,看上去也是亚洲人的样子,赶忙站起来后就与安文逸道歉

“excusez-moi.”少年扶起了安文逸,对视三秒之后脸上抱歉的神色渐渐消失,转而问道“你是中国人?”。

安文逸觉得这个少年看上去与自己差不多年龄,如果能在里昂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交个朋友也好,点了点头“嗯,安文逸。”少年也笑了,在衣服上几个口袋中都摸了摸,递给他一块手帕,是丝绸材质的,摸起来有些凉凉的,“乔一帆。你眼睛都脏了,抱歉啊。”寻思着一个男生身上怎么会有手帕这种东西,乔一帆便开口了“这里是丝绸之都嘛,买块小手帕做个纪念。”

安文逸轻轻捏着这块手帕,手帕上是与中国绣花完全不同的风格,更像是一块缩小版的丝巾,颜色很鲜艳,安文逸觉得中间一块淡橙色的部分与乔一帆挺像的。

安文逸回到家便把相机扔在一边,拿着铅笔,像是突然有了灵感,在画纸上绘下一个黑发少年递给他手帕的样子。里昂柔和的阳光照在这个脸部线条很柔和的少年的笑颜上,有些东西是铅笔画不出来的。

-TBC-

*我...我再挣扎一下找找存稿...

评论 ( 6 )
热度 ( 25 )

© 薯片屑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