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屑儿

写着玩儿,玩了再写。溜了溜了

【一百五关系/安乔】长官,他的错!

*联文第十棒。我是薯片OvO
*上一棒  @张零书「微处逢光」
下一棒  @折青 接好接好!
*cp安乔 关系互卖 军校paro
*大过年的发个甜饼。

1.
乔一帆退伍了以后就在一个小城中生活。
门前栽了一棵银杏树,秋天时树叶落在草地上,踩在上面沙沙声很好听。乔一帆领居家的孩子总喜欢在这里玩耍。
“叔叔,冬天的银杏树只剩枝头,为什么不栽点别的?”
乔一帆笑了笑,递给那个孩子一根棒棒糖“他喜欢。”

2.
乔一帆和安文逸所在的部队实力不强,平时也没什么任务。
但是训练还是必须的。
可是卫生员安文逸和传信员乔一帆总会在训练场边的银杏树那儿玩耍。
有的时候长官发现了,两人中就有一个人先指着对方。
“长官!他把我拉过来的!”
之后是免不了的绕场跑。

3.
那天阳光很好,安文逸悄悄领着乔一帆坐到老树枝头上。
树上藏了几瓶啤酒,不仔细找找都找不到四周还没有泛黄的银杏叶相映着颜色的啤酒瓶。
“哥们待你好吧。来来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阳光轻洒在两个偷偷喝酒的少年的发旋上和脸颊上。
第二天安文逸被叫去了军务处。
处罚是安文逸吊在二人坐过的树枝上做了一天的引体向上。

4.
乔一帆和安文逸之间是不能说秘密的。
那会儿乔一帆对着安文逸微红着脸。
安文逸险些想扑倒眼前这个比他矮了半个头的人,可乔一帆却说着。
“诶我觉得你们卫生员那个妹子好可爱啊blabla...”
安文逸听着皱了皱眉头,随即拍着乔一帆的肩膀说
“好的。放心哥们不会告诉别人的!”
这次乔一帆是躲在那棵银杏树茂密的枝头上了。
“诶小乔啊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女孩子啊blablabla”
嘈杂声不绝于耳,周围是几乎全部队的男生和外围窃窃私议着的女孩子。

5.
从此以后乔一帆就不敢在和那个女孩子说话了。
连给她递杯水都是安文逸的唏嘘。
“yooo——”

6.
可是美好总是消逝的比出卖队友什么的快些。
上面传下命令,让部队去汇合。
可谁都知道这场仗根本就不可能会赢,敌我差距太大。
谁能拿步枪和对面那些高科技武器去拼呢。
可上面的命令是不能反抗的。
战士们也不是怕死的人,可总有那么几个想保护的人没法保护下去了。安文逸和乔一帆两个又一次坐在树枝上喝酒了,这次长官根本没有处罚什么。
一场散伙饭吃的沉默。气压大的好像能压死人。

7.
乔一帆对领居家的小孩子们说故事的时候总是说到这就沉默了。长久才叹了口气说下去。
那一场仗无人生还。
而乔一帆活了下来是因为他根本没有上战场。
上级传下话来,要一个人去写一些信件,信很重要。
没有人自告奋勇。
安文逸笑了,笑的很灿烂。
“长官!让乔一帆去!他字写得工整又漂亮!”
不等乔一帆反驳什么,长官就让乔一帆去写信了。
上面的命令是不能反抗的。

8.
乔一帆和安文逸之间只有一个秘密。
那天阳光很好,安文逸喝的微醺。
在乔一帆耳畔边吐着温热的气息。
“乔一帆,我喜欢你啊。”
“都是你的错,我这么喜欢你。”

评论 ( 23 )
热度 ( 33 )

© 薯片屑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