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片屑儿

写着玩儿,玩了再写。溜了溜了

【末初生贺/周末】20:00—军营中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末初大大生日快乐! @既末何初
*后排表白末初大大!炒鸡喜欢的(つд⊂)
*大概是一个狙击手周x指挥官末
*新发的,刚刚从草稿发出去了,致歉。

1.
     C国已遭到周边国家多次骚扰性攻击,意图从某处打破边疆 防线,侵略领土。由于都是小范围的攻击造成的损失并不多,就因此与邻国开战并不是妥当之举。C国派出多个特别小分队帮助军方驻守边疆,其中狙击手便是主要战力。

     不同的是由于只是小分队,并没有正规的六名狙击手分为三个两人狙击小组,轮回分队只有一名狙击手,同时担任小分队队长,周泽楷。

2.
       从轮回小分队被派遣至边疆地区已有2个月,周泽楷在驻守途中也只是起到破坏敌方车胎,通讯设备的战术作用。平时只在一个制高点隐蔽着,向指挥部时不时报告敌方行踪。

3.
       直到当天指挥部下派指挥官至轮回小分队。

       当天轮回分队执行完毕一天的驻守任务,几个人在宿舍日常聊天,顺带吐槽一发边疆地区网速不好游戏肝不了,没有S市食品伙食一度只有咸菜包子云云。隔壁寝室一个小矮子突然打开门,吼着什么“速去指挥部。”

        一行人穿戴好制服飞奔至指挥部,此处等待他们的是一名身高较高,肤色白皙穿着制服的人,肩部和胸前整齐别着一杠二星——中尉,面前人双手并拢紧贴着制服,微微皱着眉略显严肃,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他抬起手,向轮回小分队成员们行了军礼。

      “代号'末初',任轮回分队副队长,指挥官一职,同时任狙击手调度军官。”

       中尉来给小分队当副队?这么大面子?

4.
      实际上多了一名指挥官似乎对日常的驻守和练习没有那么大差异,只是耳机中时不时传来末初平静的嗓音。

      “队长三点钟方向有敌军武装车辆,给他来一发。”

      “残忍静默在墙上苟住了,注意前方有几个小兵。”

      “笑歌自若...虽然目前为止都没有受伤人员但是不要一直给你老婆打电话,扰乱军心。”

       然而傍晚时分,末初背着包走进宿舍,小分队终于明白为什么给他们空出来一个床位,不是用来给他们扔各种榨菜的。末初见状倒也不怎么生气,就找到各榨菜的主人们让他们沿着边防跑了五圈。

       众人唱着军歌跑完回来发现电脑都被打开了,惊恐如何知道的密码之余发现每人的电脑中都多了一个游戏。

       “绝地求生*”。

5.
      “我让上级帮我们宿舍换了更好的宽带,就说是在线用更科学的方法训练。我们边吃鸡*边训练。”末初如是说
   
      一阵欢呼。

      “队长捡不到98k*就拿根棒球棍,平底锅也行。其余喷子什么的不许捡。”末初笑容逐渐缺德。

       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小江随便捡,但是开局没开到车就自尽吧。”

       “方明华,准备裸体吃鸡以及卖饮料和急救包,全场只有一个要求:苟*”
    
       ......

       小分队也是初玩这种游戏,全凭真正在战场上的一些经验,日常加载两小时,游戏五分钟。最后拿到的总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倒是末初,在组队时一直是伏地魔*,专业术语报告各组位置,指挥偶尔能捡到98k的周泽楷一枪爆头。

      当天小分队成员终于明白末初这副镜片超厚的眼睛不只是用来防弹的。

6.
      之后几天晚上小分队成员都各个一手键盘一手鼠标,神情比在白日在边防驻守更加严肃,夜夜如此,挑灯夜战。

      事情发展有些严重。小分队每天早晨造早饭时各个精神不足,眼底的黑眼圈魂牵梦萦。隔壁小分队那个小矮子见状,问着:
 
      “你们是不是晚上在干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周泽楷拿着调羹的手顿了顿,略微思索了一番。

      “嗯。”

       嗯?

7.
        几天的奋战后小分队成员们也能组队看见“大吉大利,晚上吃鸡!”*了。尤其是周泽楷,只要捡到98k就如有神助,时常听见电脑中传来的声音。“对面那个狙你怕不是大罗金仙*,我挂你。”

        指挥官游戏玩的再好偶尔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

        当天游戏中末初在城边的草丛中苟着,扫视着各个方向向小分队成员报告可以攻击的敌方。突然间角色一颤,掉了一大格血。

        在后方,末初操纵角色靠在树后,时不时探个头看一眼。手上像往常一样只有一把左轮,根据判断对面也是一个狙,距离是狙击枪刚好能打到的范围,对于左轮来说显然有些远了。

         略有紧张,趴在地上向前方挪去,换到更近的一棵树旁,又掉了一格血。急救包已经没有了,只能硬拼一波。对面显然也是会玩的,打一枪就缩回树后,手速算得上是很快的末初也找不到机会开枪,更何况手上只有一把射速不快的左轮。

       “砰!”枪声响起,对面人已死。周泽楷的声音从耳机传来。
 
       “我和笑歌自若在对面城里,苟来。”

       对面人身上果然有急救包,伏在地上喝了饮料用了急救包就进城中了。

8.
       小分队成员游戏中愈发默契,多次吃鸡自然不在话下。
    
       实战回归是必须的。

       轮回小分队此次接到任务,敌方劫持我方一炊事组作为人质,提了各种变态要求给我方,自然是,把人质生拉硬拽抢回来。

        小分队几个人用C国功夫打进去的时候,已有一名士兵拿着M9手枪抵着人质的太阳穴,用拙劣的中文连续说着“再过来一步就开枪。”手有些抖,大概是没想到小分队会这么直接的杀进来。
   
        通常这样简单的威胁总是让人无可奈何,毕竟人命关天。末初已在暗暗和大家商量对策,同时不敢再往前一步。

        “砰!”一枪打在人质身旁的墙壁上,把墙壁打了一个小口子。人质和劫持人都被吓到了,大声喊着“谁开的枪!停下!”

        是狙击枪的子弹,末初从弹道也发现了,是小分队的队长在作妖。

        “队长,不许再开枪了!手枪走火就是我军牺牲!”末初说着,却听见耳机中传来一生“咔。”周泽楷关掉了耳机。

        一只眼紧闭,另一只眼盯着瞄准镜,镜头中心对准的是刚才那块小缺口的位置,不带犹豫的又是一枪。

       “砰!”人质认为自己或许要被牺牲了,紧闭双眼。末初大声喊着,不复之前那般平静。

       “一枪穿云!以指挥官的名义禁止你继续开枪!”

       墙壁上缺口已经很深了,周泽楷继续盯着瞄准镜,嘴角轻扬,扣动了扳机。
 
        “砰!”最后一枪,颜色较深的鲜血迅速流淌下来,不是人质的血液,是劫持人的。墙壁上一个小砖块因为子弹的推力被弹出,从太阳穴一边,直穿到另一边。

        解救行动成功,人质被送往军区医院安抚。据说他被劫持的时候都没这么惊慌过。

        回去后在指挥部,末初大声训斥:“多少把握解救人质?”

        轻轻擦掉脸上的汗,末初也惊讶于周泽楷如何能在边防驻守这么久,脸上也不怎么染上灰尘,依然白净的不像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优秀狙击手。他说着:“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还开枪?为什么?”
        
       这次的回答很果断,轻声但有力。

       “想把你们都带回去。”

        
      
     

9.
      周泽楷在被搁置了3个月后接到了指挥部下派的任务:

      明日正午12点,敌方一重要领导前往敌方大本营,潜入敌方大本营中,伪装成敌方人员,击毙。

      是用红色火漆印章的重要文件,末初和小分队成员知道其重要性,简言之——不可失败。

       这个任务是周泽楷一个人的任务,途中只有指挥官一人通过耳机联系。

        今日凌晨时周泽楷已经苟在敌方军营中了,趁着敌方军人都有些昏昏欲睡,懈怠之时,藏在一块能正面面对敌方大本营的较高处草丛中。周泽楷面临的考验是他需要在草丛中一动不动的等待十个小时,幸好吃鸡大战中通常周泽楷都是苟在某片草丛中,时不时开一枪,不跑毒*几乎就一整局不怎么动弹,磨炼出一些耐性了。

       为了不让周泽楷不自觉的睡着,末初奉旨一直与他说着话。

       “小周,今晚的月色挺美的。你抬头看,哦你不能动。”

       “队长,不能睡着,紧盯瞄准镜。”

       “发现情况反应要快,一旦不行我们会随时准备救援的。”

       “你在敌方军营一定要加倍小心。千万集中注意力。”

        “不要数数,想想其他东西,不然会睡着的。”

        这么着每隔十几分钟说一两句话,还是同样的内容。周泽楷皱了皱眉,轻声说着

        “比隔壁分队话痨话多。”

         寂静。
     
        第二天清晨到中午,周泽楷在这个小草丛中目睹了从日出到日中的全部过程,还是瞄准镜亮度加强版,所幸无人发现他。

        “两点钟方向,目标出现,击毙尽快返回。”末初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耳机中。

        “砰!”精准毙命,眉心处一个弹头穿过。一片惊慌之后敌方回归冷静,寻找着凶手。通过子弹飞来的方向他们很快发现了已经撤出到一棵树后,正准备从树林速度撤离的周泽楷。
 
        敌方人很多,然而因为树丛中遮挡物较多也不易打到周泽楷,加之耳机中有末初冷静的声音为他指路,开头的撤离较为顺利。树丛中障碍有些多,已经尽量减轻了行装但还是拿着一把重型狙击枪的周泽楷渐渐被敌方靠近了,狙击枪在这种距离不能发挥实力,更何况是经过改装的栓动式狙击枪。

       腹部被子弹擦过,挂了彩。又一天没有吃什么,体力也有些不支,狙击枪又不能发挥所有实力,情况很不乐观。

       “上荒火。”耳机里是末初的声音。“小分队成员已经里你很近了。”耳机中传来的还有末初的轻喘和军靴踩在碎叶上的声音。不怎么亲临战场的末初此刻也来了。

       荒火是周泽楷的一把左轮手枪,用的次数不如碎霜这么多,红色迷彩的式样也不非常利于隐藏,只在紧要关头使用,但也是精准度和强度极高的手枪,经过武装部改装有连发功能,但子弹只有六枚,必须谨慎。

       “砰!砰!砰!”三枪三人,同时还要向前前进,顾及不到这么多导致腿部又被打伤。无法再往前走,敌方赶来的军人倒是所剩不多了。几名军人已经端好了枪,就差扣动扳机。

       子弹划过,敌方一人毙命。是狙击枪的子弹,周泽楷认得,那是碎霜。武装部不曾公布过的另一把碎霜。

       耳机中传来的又是末初的声音。

       “轮回小分队到达目的地。”

       “中尉,曾被编排为一连一班狙击手,多次一等功勋,代号'末初'。 ”

10.
      周泽楷再醒来时自己躺在医院中,腿上裹着纱布,身边是轮回小分队的队员们和末初。

      一个个如释重负,又嬉笑着告诉周泽楷。

      “恭喜队长任务成功!”

      “队长,接下来有没有目标?想狙谁呀?”

      略一思考,笑着。

      “指挥官。”

       嗯?

      “在床上。”

——————————————————————————
注:1.绝地求生:某S公司出的一款荒岛生存类暴力游戏。
2.98k:游戏中一款狙击枪,广受好评。3.苟:怂。
4.伏地魔:指游戏中一直趴在地上的人。5.吃鸡:指第一名。
6.大罗金仙:指开挂 7.跑毒:游戏中安全区外会持续掉血,跑进安全区的过程称跑毒。

*希望末初大大喜欢!!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薯片屑儿 | Powered by LOFTER